上海一名护士去世,因未得到及时治疗

上海一名护士去世,因未得到及时治疗

原创来源:柳絮 知灼

一直被誉为“精准防控”样板的魔都——还能被信任吗?

日前,上海 一位护士,因为哮喘病未能得到及时治疗去世了。

消息一出引发广泛关注。凌晨,上海东方医院官方通报发布,但内容让人错愕又辛酸,医院说:

周盛妮为我院护士,一直在院内从事科室相关工作。3月23日在家中哮喘发作,用药后无法缓解。19时许,家属驾车送其就诊。我院南院急诊部因疫情防控需要,正暂时关闭,进行环境采样和消毒,家属遂将病人送到仁济医院东院救治。23时许,周盛妮同志因抢救无效去世。

让人非常心痛。请注意一个细节,19点到了医院,急诊关闭,又跑到仁济医院东院,一直到23时宣告抢救无效去世。中间间隔四个小时。

我对上海不熟,刚高德地图查了下,从上东方医院南院到仁济医院东院急诊10公里。导航显示,今天上午十点,开车需要20分钟。

假设需要半小时或1小时。不知道中间的几个小时经历了什么。

一位医生通过个人微博,披露了疑似去世护士的同事发的朋友圈,并刊文说:

魔都疫情到现在,还是出现了这种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悲剧。这位东方医院的护士,突发哮喘,120打不到,周围多家医院急诊停诊,自己工作的医院也停诊了,结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,去世了。

这位医生还说:

要知道,严重哮喘发作,如果不及时给予抗过敏,抗炎,确实是会死人的,病人会因为呼吸衰竭去世,主要的原因是,气道的强烈收缩和痉挛,大量炎性渗出,通俗的讲,也就是病人不能吸入足够的氧气,肺里面的co2也排不出的状态。不敢想,太痛苦了。
这位医生感叹道:

东方医院属于上海的大医院了,位于核心的浦东陆家嘴。哎。因为疫情的关系,急诊停诊,大量的医护人员抽调去做核酸了。
医护人员和常规诊疗已经严重影响了,已经影响到了这种程度,上海疫情确实确实非常严重了。如果再不号召支援,后果不敢想象。

是的,很多人估计都想不到,原来哮喘也会死人。

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主任医师苏冬菊说,哮喘患者的死亡率并不高,大约在1.6-36.7/100000之间,死亡率多与哮喘长期控制不佳,最后一次发作时治疗不及时有关,其中大部分患者是可预防的。

正如苏冬菊所说,如果得不到及时治疗,确实会引起呼吸衰竭,导致死亡的。当年邓丽君也是因为哮喘发作去世的。

首先曝出此事的自媒体“履职笔记”说:

周护士以为是本院职工就可以进去求救,保安恪守职责没让他们进去,然后前往近10公里的昨晚浦东唯一在服务的急诊仁济医院东院救治,因为耽误太久病发身亡。

不知为何,首曝 的自媒体已经把文章删了。

一位网友说:

医院都用来接收无症状感染者,那么请问其他病重的患者去哪里了呢?医院不接诊?那么医院的意义是什么!!!工作在第一线的白衣天使都不能得到及时救助,这不可笑吗?

是的,说明西安的教训还不够深刻?

这些医护人员一直奋战在一线,但等她们需要帮助的时候,连“自己人”都不愿伸把手。可想其他非医护的病人会是什么待遇。

很难想象,这就是一直被奉为疫情防控最精准,最从容的魔都出现这种情况。哪些一直 挨骂的“西安”或“郑州”等城市,现在看来很冤。

至少,这些城市还没有看到医护人员因没有得到及时救治,而命丧黄泉的噩耗。

这几天,网传两则“笑话”,第一个说:

单位一同事咳嗽发烧去检查,大家紧张寝食难安,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肺癌,大家喜笑颜开奔走相告,还好不是新冠,终于放心了。领导眉头终于展开了, 会议通知又可以发出去了。
另一个说:

有个人去体检拍肺部CT,医生怀疑他得新冠,他吓坏了担心的不行,整个医院也吓坏了,立刻复查,复查结果出来了,不是新冠而且肺癌,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…

尽管只是玩笑,却极其现实。

我们都知道,上海此前一直被誉为疫情防控的“优等生”、“学霸”,科学、精准防控。

无论其他城市如何风雨飘摇,上海一直受到舆论的肯定,甚至还出现了“沪吹”,然而等到自己面临大考时,“学霸”形象难道要崩塌了。

医院内,医生发生肢体冲突;小区内,居民买菜难、看病难。

尽管一直没有公开宣布“封城”,但小区反复封闭,给正常学习、工作、生活上海市民带来的影响。

用一位医生的话说:

尽管这些并不能否定魔都的防疫工作,但是,充分考虑疫情防控给居民带来的不便,制定人性化的防控措施,急市民之急,避免出现一刀切导致的就医难,保障居民的正常生活,需要上海做的还有很多。希望上海这次应对疫情的做法,能为国家调整疫情防控措施探索经验。

时代的一粒尘土,压在普通人身上,就是一座山。

评论已关闭。